首页 > 基金 > 基金动态 > 新基金发行:高速扩容下的“囚徒困境”

新基金发行:高速扩容下的“囚徒困境”

http://fund.xinhua08.com/来源:上海证券报2011年11月28日09:02

核心提示:2011年新基金发行数量井喷的热闹场面,却难掩发行规模逐步萎缩、基金整体资产管理规模缩水的尴尬,新基金发行已然陷入“囚徒困境”。

187只!离年末还有一个月的光景,2011年的新基金发行总数已经创出历史新高。

然而,新基金发行数量井喷的热闹场面,却难掩发行规模逐步萎缩、基金整体资产管理规模缩水的尴尬。2011年的新基金发行,只不过是一场拆东墙补西墙的零和游戏。

基金行业“靠天吃饭”的特色在今年演绎得淋漓尽致,基金净值大面积亏损,投资者不买账。而持续密集的上架发行,使得银行渠道严重超负荷运转。销售效果不佳,甚至老总亲自上阵兜售基金。

而当一批迷你型基金诞生、越来越多的新基金踩着2亿元的红线成立时,基金公司到头来只是做了一笔赚了吆喝赔了本钱的亏本生意。

市场人士指出,没有业绩作为基础,一味的靠发行新基金来实现规模扩张实在是一场博傻游戏。但当全行业都沉溺其中时,谁也无法独自脱身,在自身存量资源有可能被抢占的威胁下,不少公司硬着头皮也要发。

2011年新基金发行已然陷入“囚徒困境”。关键是,基金行业未来将如何打破这一困局。

存量游戏 逐步萎缩的发行规模

“今年的基金算是白发了。”临近年末,一位渠道人士无奈的感叹,忙活了一整年的新基金发行,最后,公司规模却并没有增长。

这是今年新基金发行市场的真实写照。新基金发行市场化改革,多条通道同时审批开闸之后,新基金发行数量急剧增加,但发行规模却逐步萎缩,基金行业整体资产管理规模也处于缩水状态。

数据显示,截至11月24日,今年以来成立基金166只(A、B类合并计算、ETF及其联接基金按一只计算),加上正在发行还未成立的,总计187只。这一数据已经超过去年154只的总和,更远大于2009年121只的水平。

节节走高的发行数量多少在意料之中。市场化改革之后,年初,各家基金公司就摩拳擦掌积极备战,曾有公司制定预计发行数量10只以上的计划。而市场人士则预言今年的发行总数将历史性的突破200只。

翻阅数据,今年以来发行5只以上新基金的公司有17家(包括已经成立的和目前正在发行的),其中嘉实、易方达、建信、华安、汇添富、诺安等都达到6只(ETF及其联接基金按一只计算)。

“今年真的很累,配合公司新基金发行,频繁出差。用流行的话说,我不是在卖基金,就是在卖基金的路上。”一位基金渠道人员感叹道。而新基金发行市场的紧张节奏与氛围甚至延伸到了后台部门,由于基金快速申报、快速获批、迅速发行的模式也催生了产品设计部门的繁忙,加班加点赶材料成为家常便饭。

然而,今年一派火热气象的新基金发行只是一把“虚火”。事实证明,密集发行的同时,新基金成立的规模却越来越小,一批迷你袖珍型基金不断涌现,基金行业整体资产管理规模也在逐步缩水。

数据显示,截至11月24日,今年以来单只基金平均募集规模11.8亿元,这不仅低于去年的21.3亿元和2009年的31.89亿元,甚至还低于2008年大熊市创出的单只基金平均首发18.2亿元的最低销售业绩。

让人警醒的是,在新基金发行如火如荼之时,基金行业的整体规模却停滞不前,甚至还在缩水。天相数据统计显示,纳入统计范围的62家基金公司旗下909只基金截至2011年6月30日的资产管理规模为23260.33亿元,与去年末24843.75亿元的规模相比,减少了1583.42亿元,缩水比例为6.37%。

“这根本就是一场存量游戏,基金公司拆东墙补西墙,把老基金里面的资源转移到新基金中,却并没有新的资金进场。百般折腾的结果是,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,自己最终却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,搞不好到头来还是一场亏本的买卖”。一位基金人士如是评述。

而基金这般“野蛮扩容”的背后,实质上是基金公司“跑马圈地”扩大规模的原始欲求。“如果我不发,而别家公司在发,那么我的客户份额就会被抢占。在规模压力面前,我们咬紧牙关也要发。”一位基金公司副总如是表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今年新基金发行的热潮中,仍有15家基金公司只发行了1只基金产品,主要是财通、富安达、方正富邦、浙商等新成立的基金公司,以及民生加银、诺德、金元比联、信达澳银等部分小型基金公司。此外,宝盈、融通、益民等基金公司截至目前一只未发。

明显地,在这场发行大战中,小基金公司和新基金公司力不从心。一位市场人士对此评论道,“大公司财大气粗,烧钱烧个一两年没问题,而小公司则在这个过程中疲态尽显,新公司则起步艰难。目前来看大小公司分化更加严重,资源进一步向大公司集中,小公司的生存愈发困难。”

资源桎梏 超负荷的银行渠道

“新基金再这样没有节制的发行,银行渠道的资源就快要被榨干了!”一基金公司分管市场渠道的副总表示。

对基金来说,银行一直是其销售主要渠道。但是,当新基金发行越来越密集,加上基金持续没有赚钱效应,银行渠道的存量客户资源已经日益紧缺,新基金在银行发行要取得较好的效果则日显艰难。而最新的动向是,未待基金公司自我调整,银行已经在谋划压缩明年的基金销售数量。

业内人士介绍,银行卖基金惯用的手法是“以旧养新”,即在银行发售新基金时,让已经赚了钱的客户赎回老基金而购买新基金,如此反复。但是当新基金不断亏损,银行这一招的效果就大打折扣,客户不愿意赎回还处于亏损状态的老基金,或者客户对基金不再信任,于是,基金就越卖越少。

如此看来,在新基金扎堆发行后,银行渠道销售不畅、新基金首募效率降低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从最新数据来看,截至11月23日,正在同步发行的基金就多达23只,而发行效果远远低于预期。11月以来成立的5只偏股型基金平均规模只有5.53亿元,规模最大的一只也仅募集到了8亿多元,而这种情况几乎可以视为全年新基金发行的一个缩影。

“银行渠道不给力。”这是几位基金销售人员共同的表态,其中一位更指出,“事实上,今年以来新发基金实在太多,银行也疲软了,到后来给你卖个七八千万的量就不错了,银行也知道基金公司自己会想方设法‘自救’成立。”

一中型公司的销售人员给记者举例,9月份其公司发行一只新基金时,到最后成立的前三天才卖了不到一亿元,而托管行同期有三只基金同步在卖,银行表示其实在无能为力。最终,该基金靠最后几天机构直销才算顺利成立。

事实上,如果基金公司或产品“不够格”,还上不了一些大行的销售档期。“五六月份的时候去大行谈发行非常困难,如果没有业绩和品牌,银行甚至会劝退。”一中小基金公司市场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在银行渠道拥堵不堪的情况下,延期发行成为今年新基金发行市场的一大特色。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以来有12只基金延期发行,而2008年大熊市时延长发行期的新基金也仅为14只。此外,一批迷你袖珍型基金也相继涌现,更有7只基金首发规模在3亿元以下,可以说是踩着红线成立。

而就当基金销售焦头烂额之时,另一方面,处于强势地位的银行渠道的最新动向或进一步加剧基金销售的困境。有消息称,农行明年将控制主代销基金的数量,每个月只主代销2只,建行也将采取招标代销模式,其余工行、中行或也将效仿控制主代销基金的数量。

“如果这个消息属实,对部分基金公司来说,或是个十分糟糕的消息。”一位市场人士表示,“要想和大行达成合作,无非是靠两点,一是基金公司的品牌和实力,另一个就是能够给付较高的尾随佣金。对一些中小基金公司来说,既没有响亮的品牌,也负担不起较高的尾随,必然被排除在大行的主代销计划之外。”

另一位评论人士的角度则更积极。其指出,目前这种跑马圈地的新基金发行模式本来就不正常,都在等待局面发生变化,没想到倒是银行先变了,这也许会逼迫基金公司更加急切的审视新基金发行的种种问题。

事实上,在当前的基金销售中,工农中建四大行占据绝对优势。数据显示,截至11月24日,今年以来成立的基金中有72%是托管在四大行。

【责任编辑:李澎】

网友评论

已有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
用户名: 快速登录
发言须知

周刊订阅,更多精彩(每周五发送)